在路上

人生的路:我们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行在路上,一条通往正反两个方向的路:死亡(世界)之路和永生(天国)之路。最初我们所有人都在大步的往死亡之路奔跑,因为这条路越走越宽广,然而却茫然不知我们要去哪里。直到有一天,因着上帝的爱和恩典,我们其中一些人开始认识并跟随他,从此我们改变了方向开始迈向永生的路。虽然我们发现这条路异常狭窄,越走越难,常常要放弃,但靠着主,我们坚忍前行,因为我们知道主要带领我们去哪里。

我的路:感谢主,在我来澳洲(2003年)不久就借着北华的弟兄姐妹带我来到教会认识了主,并在2005年得救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是主的恩典将我从通往死亡的道路上拉了回来并开始跟随他走那通往永生的路。同样一条路,可是因着方向完全发生了变化,我在基督里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在过去10几年与主同行在永生道路上,主的恩典实在是数算不清,然而也曾跌倒过,甚至转头重新走那通往死亡的路,但主从来没有舍弃我,每次都救我脱离那黑暗死亡进入他奇妙光明之中。记得刚来澳洲前,自己在深圳一家位于世界前列的大型通讯企业就职,无论是收入还是职业发展都非常好,周围很多同事对我辞职移民澳洲的决定表示惊讶和不理解。自己当时却信心满满的认为既然能在深圳这样充满竞争的环境中成为佼佼者,那么到澳洲也一定没有问题。然而理想是热情的,现实却是冷酷的:到澳洲生活工作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语言,虽然我在大学期间英语成绩非常好,4、6级都是高分通过。可是当我真正来到这个英语环境里却听不懂、说不出,基本上我就是个聋哑人,这种情况连出门都有问题,更别说找工作了!感谢主,在我来澳洲1个月后,就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现在回想这完全是神的恩典和预备)认识了一个TAFE的本地老师,经过和他磕磕绊绊的沟通,他知道我的技术移民背景,介绍我去另外一个校区去上一个专门为海外技术移民举办的如何在本地找工作的课程。我很顺利的报了名参加了该课程,到了上课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是这些移民中英语最差的一个,他们基本没有语言障碍的移民,上这个课程的目的就是学习如何写简历、如何提高面试技巧并很快找到合适的工作。而我参加这个课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跟着他们学习对话和听力,我发现我们的神真是有趣,他为了锻炼提高我的英语能力,专门把我放在这个从海外四面八方带有不同英语口音的新移民中来,以至于我的英语听、说能力迅速提高!这个2个月的课程结束后,学校根据我的专业背景推荐我去Telstra(澳洲第一大电信运营商)实习,对我来说这无疑又是一个锻炼我语言能力的最好机会。

在Telstra的实习期间,恰好赶上2003年的圣诞节,这也是我在澳洲(西方国家)第一次过圣诞节。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周围浓浓的圣诞气氛并参杂着一种让我说不出来但很舒服的感觉,现在回忆起来那是来自主耶稣的爱环绕着我们每个人。

当然这样的实习对我来说绝对又是一个提高英语听说能力的好机会,并借着这样在大公司实习的机会,我竟然在2004年1月份找到了第一份澳洲工作,在本地一家通讯公司做研发产品经理!我真不知道如何来描述这样的奇妙经历:一个来澳洲4个月,刚开始连英语都无法听说的“呆子”竟然能够得到一份专业工作。现在回想这完全是神的恩典和祝福,实在是感恩!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认识主,但这位奇妙的上帝从创世以先就为我们预备了最美的祝福。

然而,好景不长,我的第一份工作就因为公司经营管理不善,业绩下滑而在6个月后宣布破产倒闭了。但神却为我预备了更好的礼物:我之前在深圳工作的公司为了扩展澳洲的业务决定成立澳洲代表处,我也成为代表处最早成立的团队成员之一并担当负责整个澳洲电信的业务开发。澳洲电信市场长期为传统通讯巨头如爱立信、思科、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垄断,中国公司想开拓这个市场挑战巨大。2004年8月在我重新加入老东家不久,我因着太太决志信主也开始重新回到北华参加主日崇拜(从2003年9月第一次来北华后中间就没有再去),并在2005年3月决志受洗成为一名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刚刚信主时,那种与主亲密的喜乐常常萦绕着我。除了每周主日崇拜,我们还一起参加教会的查经小组聚会、主日崇拜前的服侍以及教会每年组织的营会等,真实的感受到在主里我们是一家人!与此同时,主的恩典和祝福不断的临到我的工作,我带领的团队在经过1年半的艰苦攻关,终于在2006年历史性的突破澳洲电信市场,并在当年超额完成了销售。在接下来的3年里,销售业绩连续翻倍,澳洲代表处成为公司全球金牌代表处,贡献了公司接近1/3的海外利润。 除了工作上的顺利,我们家庭也在2006年迎来了女儿的降临,可以说是双喜临门。然而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开始膨胀,常常自以为是。同时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以及女儿小需要照顾,开始缺席主日崇拜、小组聚会等,读经、祷告也开始减少,教会服侍基本没有了。以至于我的路开始改变方向,虽然仍然在路上,却脱离主随着世界的路而行。正如启示录2章4b: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由于工作上经常需要出差,女儿也刚刚出生,因此生活中各种繁琐的事情以及来自事业上的压力渐渐多了起来。我的心也因着这些“负担”和“劳苦”而常常无法安息,可是骄傲的心却阻挡了我和神之间的关系。我没有去寻求主的帮助和引领,却靠着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去解决。此时的我开始经常缺席主日崇拜,即使参加主日礼拜,也没有了刚信主时的那种甜蜜和亲密的感觉,常常是听完牧师讲道就借口马上离开教会,没有和其他弟兄姐妹的交流,更不用说参与教会的服侍。

主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马太福音 7:13-14 和合本)。那个时候的我就在放弃走窄门而选择那宽门、大路。虽然我仍然在路上,可是方向却发生了变化,开始背离神而朝着世界而行。

在北华断断续续的又“坚持”了几年后,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无法融入这个大家庭,同时开始一些抱怨心理:牧师为什么不像以前那么关心我啊?弟兄姐妹好像也没有以前那样爱我了啊?既然这样,不如离开选择其他教会试试,去感受那里的爱!在这样的心理驱使下,我们离开了北华教会前往另外一家华人教会。刚去那个教会的时候自然感受到大家的友好问候和在基督里真诚的满满的爱。可是,我却发现我的心仍然无法融入那个教会,总是感觉这里不属于我。

一次我回到久违的北华参加一次主日崇拜,结束后牧师与我聊天,此时我分享了压在自己心底很久的话:为什么无论我在北华还是另外一个教会都总是感觉处在边缘地带,到底是教会把我边缘化还是我把教会边缘化了呢?牧师沉思了一下说,其实都不是,圣经马太福音6章21节主耶稣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喔,主的这句话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里面一切的黑暗:原来这些年我的心一直在追寻那世上变化不定的财宝,以至于飘摇不定,却错失了主所我预备的在天上永远不朽坏的礼物!主的爱从来没有变,他在默默的等待着我从世界的路转向他与他同行那永生的路。

我重新回到了北华,当我与主同行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变了:牧师还是原来的牧师,弟兄姐妹还是原来的弟兄姐妹,北华还是原来的北华,可是我们的关系确越来越近。在主里我们是一家人,这一切是出于主的爱! 这就是我和北华的故事,北华是个大家庭,虽然在家庭里我们有时会有矛盾甚至争吵,但主是我们的家长,他一直在用他的慈爱和恩典来管教我们,带领我们一同与他前行在路上直到再见他的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